當前路徑:20选5走势图表 » 法學研究 » 典型案例

企業出售合同糾紛之民事再審申請書

企業出售合同糾紛之民事再審申請書
(文/錢海玲  律師)
申請再審人:B某,男,XX。
  被申請人:JX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XX。
  法定代表人:XX,該公司董事長。
  申請再審人B某對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年X月X日做出的(2009)馬民一終字第XX號民事判決書,申請再審。
  再審事由:原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原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申請再審人依據《民事訴訟法》第179條第一款第(二)(六)兩項之規定申請再審。
請求事項:
1、請求撤銷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9)馬民一終字第XX號民事判決;
2、駁回被申請人的全部訴訟請求;
3、本案原一、二審訴訟費用全部由被申請人承擔。
事實與理由:
  2008年6月18日,S選礦廠與被申請人鑒訂了《選礦廠轉讓協議》。同日,時任S選礦廠法定代表人的申請再審人B某將該企業全部證照、公章及所有實物資產等交由被申請人經營使用。同日,被申請人支付轉讓款240萬元。后被申請人因要求解除合同、返還財產等,起訴至某縣人民法院。一審法院認定被申請人已行使法定解除權解除協議,判決申請再審人返還轉讓款并承擔利息損失。申請再審人不服,上訴至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于2010年X月X日作出終審判決,判決申請再審人返還被申請人轉讓款240萬元。這一判決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上均有錯誤。
  一、二審法院認定“由于B某未能在協議約定的期限內辦理證照變更手續,已屬根本違約”是錯誤的。
  2008年6月18日,S選礦廠與被申請人鑒訂了《選礦廠轉讓協議》。同日,時任S選礦廠法定代表人的申請再審人B某將企業全部證照、公章及所有實物資產等交由被申請人經營使用,并出具書面《全權委托書》:委托被申請人全權負責S選礦廠生產、經營、用工、安全、管理等一切事宜;并報至該縣安全局一份備案。至此,選礦廠的經營權已交由被申請人實際控制,B某已履行了合同的主要義務。
  協議簽訂次日,為了辦理相關證照的變更手續,根據政府當時的管理要求,S礦廠向該縣某鎮鄉鎮企業辦公室提交了變更法定代表人的報告,并獲準;后正值該縣政府開展尾礦庫安全專項整治工作(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見二審判決書第6頁),未能獲得縣政府的批準。證照的變更手續不得不一度擱淺。據此可見,B某在實際交付企業經營權后,積極辦理證照的變更手續,終未能辦結證照變更手續是政府管理行為所致,并非B某的主觀意愿或客觀行為造成,因此,不應錯誤認定B某存在根本違約行為。
  自協議簽訂之日,B某便將公章及企業的全部證照交至由被申請人控制管理,此些資料足以方便辦理證照的變更之用。證照變理的主動權也必然從B某轉移至被申請人,B某所能作為的僅是積極配合。B某并無不履行積極配合義務的客觀事實,無違約事實。
  二、二審期間,人民法院已查明,涉案選礦廠可以辦理轉讓手續,不存在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可能。
  被申請人自接管選礦廠以來,一直實際經營管理受益,已然成為選礦廠的實際所有人。二審期間,人民法院依法查明了以下事實:2009年8月,經過整治,包括S選礦廠在內的部分企業已通過驗收,在足額繳存安全生產風險抵押金30萬元、閉庫保證金10萬元后,可以恢復生產。JX公司相關人員目前已通過安全資格培訓,可以辦理轉讓手續(見二審判決書第6頁)。以上足以證明,被申請人既掌控著選礦廠的實際經營權,也可以獲得選礦廠所有權的合法工商登記?!堆】蟪ё瞇欏返暮賢康耐耆梢緣靡允迪?。
  綜上所述,在既無B某根本違約的客觀事實又無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可能的情況下,二審法院認定被申請人享有法定解除權是錯誤的。
  三、二審法院認為,以特快專遞方式送達的律師函和解除協議書面通知未被退回,應視為已經送達,該認定證據不足。
  一、二審中,B某均強調自己未曾收到被申請人的律師函和解除協議等此類書面通知函件。2008年6月19日S選礦廠出具的《關于要求變更法定代表人的報告》中陳述,B某長期在國外,可見,B某確實長期不在國內,無法收到被申請人郵寄的解除協議通知書。被申請人作出寄件人,完全有能力也應當查詢送達回執,以確信解除協議通知書到達B某與否。被申請人有能力卻不提供送達回執,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逗賢ā返誥攀豕娑?,當事人一方依據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據此,被申請人不能證明其通知是否到達以及什么時間到達B某,其主張解除合同不能成立。二審法院僅以“函件未被退回,應視為已經送達”為由,判定“《選礦廠轉讓協議》自2008年9月20日通知到達B某時解除”既缺乏證據支持,又無法律依據。
  四、二審法院無視《選礦廠轉讓協議》第八條明確約定—B某如懈怠或拖延辦理相關證照,應當承擔賠償對方因此造成的損失的違約責任,判決B某承擔解除合同的法律后果,適用法律錯誤。
  綜觀本案,《選礦廠轉讓協議》雙方已履行了合同主要義務,僅因合同當事人以外的原因導致相關證照變更手續未能辦理完畢。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錢債務或者履行非金錢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對方可以要求履行”,被申請人可以要求B某繼續履行合同,而非解除合同。又《選礦廠轉讓協議》第八條約定,“甲方應在協議簽字次日起,于15個工作日內在乙方配合之下及時辦理完相關證照的轉讓變更手續,不得懈怠或拖延時間,否則要承擔乙方因此而造成的損失”??杉?,即便在B某惡意拖延不履行辦證義務的情況下,雙方也自愿接受繼續履行合同及賠償損失的法律后果。然本案因第三方的原因導致未能按時辦證,卻讓B某承擔更為嚴厲的解除合同的法律后果,有?!耙饉甲災巍?、“鼓勵交易”原則。因此,二審法院判決B某承擔解除合同的法律后果既有悖合同的約定,也于法律無據。
  綜上所述,二審法院的判決在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上均有嚴重錯誤,存在著我國《民事訴訟法》第179條第一款第(二)(六)項中所規定的情況。為了?;ぷ隕硨戲ǖ牟撇ㄒ娌皇芮址?,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78條、第179條的規定,特提出上述再審申請??儀敫嘸度嗣穹ㄔ何し曬?,保證法律的正確實施,將此案予以再審。
      此致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特別授權代理人:錢海玲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  日